熱點新聞

山西能源革命 煤炭仍可扛大梁

發布時間︰2019-05-15 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

編者按

作為煤炭大。 轎髟誥 サ詬 慷讓禾靠 珊,其資源型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日益突出。為實現從“煤老大”到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的歷史性跨越,山西正在加快建設國家清潔能源基地,積極構建轉型發展新面貌。

山西在進行能源革命過程中有哪些優勢,面臨哪些挑戰,應從哪些方面發力突破?為此,記者采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科技發展戰略山西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名譽主任謝克昌。

利用優勢,做好煤炭文章

中國能源報︰作為能源大。 轎髟謐 凸討杏心男┬攀疲/span>

謝克昌︰山西在煤炭、煤層氣的清潔高效可持續開發利用上,有獨特優勢。因此,一定要有能源大省的戰略自信和定力,因地制宜,突出區域可持續發展特點,算好投入產出的效益賬、效果賬後做規劃和決策,把山西建成“清潔煤炭基地”和“煤炭利用創新基地”。同時,處理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和碳減排的關系,以應對保障能源需求與氣候變化的雙重挑戰,保證可持續發展權,發揮排頭兵作用。

中國能源報︰圍繞煤炭優勢,山西應如何布局?

謝克昌︰一方面要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集約化產業鏈利用,提高煤炭利用的集中度和利用效率,實現主體能源產業創新。另一方面要通過技術創新和系統創新,部署和推動與此相關的傳統優勢產業提質,如煤化工、煤電、礦山、環保等大型裝備制造業。

中國能源報︰在推進煤炭清潔轉化過程中,有哪些機遇和挑戰?

謝克昌︰山西發展煤炭清潔轉化既是機遇,又是挑戰。機遇是為山西高硫煤的開采和利用提供了政策保障,挑戰是利用高硫煤和其他劣質煤進行現代煤化工升級示範中,關鍵和共性技術的突破以及對山西現代煤化工全面發展的阻抑。

中國能源報︰山西應如何發展煤化工?

謝克昌︰發展煤化工是推動山西能源革命的重要力量,山西應走出一條有競爭力、有優勢、有特色的煤化工發展之路。應在助力“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構建中發展煤化工,在發展“你無我有、你有我強、你強我特”,低耗低排,高效高值的產品上下功夫。

除按國家部署優先規模化發展煤制烯烴外,還應盡快建成投產正在建設的百萬噸級煤制油、20萬噸級煤制乙二醇等項目。利用過剩煉焦產能,突破低質低階煤生產氣化焦與其氣化技術,生產合成氣、甲醇,形成甲醇燃料和甲醇化工產業鏈的同時,發展粗苯、煤焦油、煤瀝青等精細化加工技術,形成高附加值的化工產品產業鏈,培育實體經濟新的增長點。

低碳發展,用好大數據平台

中國能源報︰發展煤炭清潔利用和實現低碳化是否矛盾?

謝克昌︰煤炭是碳含量最高的化石燃料,煤炭大省要完成高碳能源的低碳化利用,看似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根據2010年BP世界能源統計報告,2010年至2030年,通過節能可減少碳排放56.9%,遠高于通過可再生能源(22.9%)、碳捕集封存(10.18%)和核能(9.97%)的減排佔比,可見僅從技術節能的角度就可以顯著實現低碳化。另外,國內有關科技研發機構的數據表明,中國煤產業鏈效率提高5%對CO2減排貢獻可達40.3%,說明對煤炭產業鏈系統的整體優化對能效提升也非常有效。這需要大量數據支撐,因此,建立區塊能源大數據平台,可幫助實現能源大系統的優化和協同。

同時,實現低碳發展不宜“投鼠忌器”,必須立足國情堅持正當合理發展權。應充分利用現代煤化工過程中產生的CO2,積極探索開發碳捕集封存與利用(CCUS)技術;強化現代煤化工與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的互補融合,建設低碳煤基綜合能源產業基地等。

中國能源報︰大數據平台在能源革命中扮演什麼角色?

謝克昌︰能源對國家的社會、經濟、生態、環境甚至安全有重要影響,準確發現並把握能源與各方面的聯系,是解決可持續發展的鑰匙。但這種聯系隱藏在浩瀚的數據與信息中,傳統方法與手段已無能為力。利用互聯網技術,聯通以能源為中心、廣泛關聯各方面大數據,開展大數據挖掘,可望為政府決策及可持續協調發展提供科學依據。目前,通過深度學習發展人工智能正成為發達國家低碳發展方向。

中國能源報︰我國能源大數據平台建設情況如何?

謝克昌︰中國工程院能源多維度全生命周期大數據平台經過4年建設,正在能源優化方面發揮作用,目前正在與四川、陝西省政府有關部門討論建立當地的區塊能源大數據,實現能源優化、驅動產業升級轉型,帶動能源革命。

多方合力,加速成果轉化

中國能源報︰為當好排頭兵,山西在人才隊伍建設方面需做哪些工作?

謝克昌︰山西已啟動了晉商晉才回鄉創業創新工程。對政府而言,晉才雙創的關鍵是給他們建立若干年關鍵技術和產業跨學科合作的協同創新平台,應加大扶持以實體產業為主、結合高校與科研院所的研發及服務平台的建設力度。

中國能源報︰很多科技成果止步于實驗室,科技成果轉化面臨什麼難題?

謝克昌︰科技成果轉化工作本身具有復雜性、系統性的特點,且需統籌各相關專業聯合攻關。特別是實驗室研究成果要走向產業化,必需經過中試階段,投入遠遠大于科研階段,但該階段政府投入資金渠道少,企業投入動力不足。

以太原理工大學煤基多聯產中試基地為例,“973計劃”項目成果,具有原創性的雙氣頭制取合成氣的核心技術,雖已完成72小時考核驗證,但要完全滿足工業化要求,仍需長周期考察驗證或改進後再驗證,考核1000小時約需120萬元,這樣的驗證過程至少需3—5次,真是“建得起的裝置,燒不起的錢”。

中國能源報︰為加快科技成果轉化,山西應怎樣努力?

謝克昌︰山西需結合省情和企業發展需求,遴選出一批即將具備產業化條件的科技成果,由政府主導,連接技術轉移服務機構、投融資機構、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等,集聚成果、資金、人才、服務、政策等各類創新要素,推動產業鏈、創新鏈和資金鏈無縫對接,形成科技與經濟高度融合的新格局。政府應保持政策延續性,提供資金、政策支持,引導企業有計劃、持續地增加研發投入,多方合力打通科技成果轉化“最後一公里”,改變“牆內開花牆外香”的窘境,提升本土技術創新能力,促進科技成果省內開花、省內結果的良性循環。


責任編輯︰牛君麗
山西友情網站
煤炭行業網站
子分公司網站
相關媒體網站